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围猎罗马 > 第一百六十九 激怒所有人

第一百六十九 激怒所有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东见短剑手突然冲上来,他拿着长矛,施展不开,来不及招架,只能迅速侧身闪避,连连后退几步拉开距离。
  
      有点意思,秦东对这个冠军组合有点感兴趣了,他也不急于将这三个人干掉,对于他来说,这个组合就是来陪他磨练战斗技巧的,而且在逃走之前,他还要配合皇帝把戏演下去,只有战斗越精彩,以后他上场时的观众才越多,但又不能把自己表现得很能打,否则观众们就不会买别人赢,皇帝就赚不到钱,这样的后果就是皇帝会找人整他,他身在监狱能斗得过皇帝?
  
      这三个角斗士都是从同一所角斗士学校的,他们应该是同一个奴隶主的奴隶,一同被送到角斗士学校后一起参加了训练,并且经过长时间的磨合练成了这套组合攻击阵法,他们的默契度已经非常高了。
  
      经过一番试探和争斗,秦东发现他只能攻击短剑手,如果攻击盾牌手,短剑手必定会突然冲上来近身搏斗,他又没有短兵器,被人近身之后他的长矛就没用了,这个时候对方的长矛手可以利用短剑手牵制他的时候突然冲上来刺杀,一长一短互相配合,另外还有盾牌手随时为短剑手挡住敌人的攻击。
  
      而这三人中的长矛手又在短剑手和盾牌手的身后,秦东如果要攻击他,必须要先攻击前面的两个,不可能越过前面的短剑手和盾牌手去攻击后面的长矛手,可是攻击短剑手时。对方盾牌手就会用盾牌帮助短剑手抵挡他的攻击,这个时候剩下的长矛手就会突然从后面闪身冲出来刺杀,三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在时间上掐得恰到好处。
  
      如果不是秦东搏斗经验丰富,对抗这支三人战斗小组还真不是一般的吃力,一个角斗士就已经很厉害了,三个手持不同装备,而且经过长时间磨合的战斗小组形成的战斗力高了十倍不止。
  
      秦东同这个小组的三个人互相攻击、躲闪,一直玩了半个多小时才失去了兴趣,突然加大攻击的力道和速度。一招力劈华山用长矛向对方的短剑手劈过去,盾牌手立即闪身上前将盾牌顶在头上,殊不知这一招不仅速度快了很多。而且力量与先前不可同日而语,对方完全没有防备。
  
      秦东这一招不仅将盾牌手劈得跪在了地上,盾牌也被巨力砸破了头顶,昏死过去。身后的短剑手也没能幸免。头部被秦东的长矛矛头劈成了两半,死了。
  
      攻击完成之后,秦东迅速后退,此时对方的长矛手已经冲上来了,一个刺杀刺在秦东刚刚站立的位置,刺了一个空,然后立即追击再次,但秦东已经调整过来了。当即挥矛将对方的长矛拦住,扭动手用长矛缠住对方的长矛。对方长矛手感觉被缠住了竟然挣脱不得,紧接着一股巨力竟然将他的长矛挑飞,让他完全措手不及。
  
      没有了长矛的角斗士,顿时浑身冒汗,秦东拿着长矛不断的逼近,那角斗士几次向近身同秦东搏杀,但秦东却不给他机会,只要他一动,秦东里转动矛头,始终对准他的身体,而且不断的向前逼近,而他不得不后退,直到被逼到了表演场的墙壁下。
  
      “噢,该死的,该死的,那三个混蛋前几场不是很猛吗?怎么碰到这个铁面人就不行了,害我要输了,该死,这三个家伙都应该下地狱!”
  
      看台上很多人都咒骂起来,不断咒骂三人组合,而且也咒骂秦东,这些人只要输了钱不论谁都骂,以此发泄心中的愤怒。
  
      看着矛尖顶在自己的咽喉上,那角斗士浑身大汗淋漓,不论他怎么做,那矛尖始终都顶在他的咽喉上,没有丝毫脱离的可能。
  
      在长矛手丧失战斗欲.望的时候,秦东突然出矛,矛头闪电般的戳穿了对方的咽喉,当秦东抽出长矛一股殷红的鲜血冲来,秦东闪身避过才避免被鲜血淋身的下场。
  
      看台上很多人都开始被角斗士的鲜血激活了心中的野兽,他们开始大声的喊叫,还剩下最后一个昏迷的角斗士,就是那个盾牌手,他已经昏迷了。
  
      秦东将长矛手的尸体拖到表演场中间,从腰间掏出渔网将昏迷的盾牌手网住,然后将他弄醒。
  
      从昏迷中醒过来的盾牌手赫然发现自己被渔网罩住,顿时变得绝望,他很清楚自己的命运,如果是前面的角斗士学校之间的决斗输了还没关系,角斗场方面和奴隶主都不会杀他们,他们回去后还可以继续训练,以后还有机会,但是进入到最后一个环节,跟角斗场的死囚决斗不是生就是死,就算看台上的观众同情他,他在秦东的铁矛下得以存活,但是他很快会被奴隶主杀死,这样的失败者,奴隶主们一般是不要的,都会处死这些最终的失败者。
  
      秦东拿着铁矛抬头看着看台上的人们,观众们都知道是自己选择的时候,他们的态度将决定着这个盾牌手的死活,如果他们当中大多数人都扬起手巾,这就表示他们希望这个盾牌手活着,但如果他们大部分人平举着手臂,而且掌心向下,这就表示他们想要让秦东杀死盾牌手。
  
      许多输了钱的贵族老爷们此时疯狂的平举着手臂并且掌心向下叫喊:“这三个可恶的混蛋害我输了钱,杀死他,干掉他,把他们剁成肉酱!”
  
      长期生活在上流社会,整日里醉生梦死的贵族老爷们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感觉到刺激,也只有这种原始的野性杀戮才能激起他们的兴趣,他们疯狂的叫喊,甚至有人跳起破口大骂。
  
      结果出来了,这里绝大部分观众都平举着手臂掌心向下,他们强烈的要求秦东杀死这个盾牌手为他们这些输了钱的可怜虫们出一口恶气。
  
      “让我杀他?老子偏偏不让你们如意。让你们心里的恶气憋住出不来!憋死你们这些腐朽的蛀虫们!”秦东冷笑一声,手腕一抖,长矛的矛尖顿时将渔网划开了。
  
      秦东扛着长矛转身便走。观众们看到这种情况后,整个竞技场立刻陷入了死寂,秦东这明显是不遵守游戏规则,观众的要求,赢了的角斗士必须要遵守执行,角斗场方面也有这方面的明文规定,如果不按照观众的意思执行。角斗场方面必须要对不遵照观众要求的角斗士执行惩罚,至于惩罚是什么,全看角斗场方面怎么安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