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围猎罗马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先损三百人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先损三百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九股联合马匪们撤退了,不过他们在撤走之前将营地正前方自己人的尸体和马尸全部带走,不留下一片破布,淅淅沥沥的细雨将草地上小草尖上的血滴冲刷进了草丛里,丝毫看不出这里曾经发生过战斗,而且还有大量的人员伤亡的痕迹。
  
      躲在西南方山丘上的秦东等人很快就得到了消息,秦东对于这九股联合马匪们竟然撤离了有些不解,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一定是费萨尔和他的人马赶到了,否则这九大山寨的马匪肯定不会这么轻易退却。
  
      想清楚这其中的关节之后,秦东立即命令道:“除了侦骑之外,营地内的人全部回来,一个不留!”
  
      “是,大人!”苏合答应一声将命令传达下去。
  
      没过多久,侦查骑兵传来消息,有一小队马匪再次出现在侦查骑兵的侦查范围之内,这一小股人马来的方向与先前九股联合马匪撤离的方向不同,这是一股来自东北方向的马匪,秦东知道,这是费萨尔的先锋人马,属于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那种,同时也担任侦查前方敌情的任务,秦东当即命令属下各部人马噤声,也让士兵们管好马匹。
  
      这一小股人马只有十几人,他们发现商队的营地之后没有靠近,而是派出几个骑兵远距离观察,当看到营地内岗哨林立,戒备森严之后非常惊讶,顿时不敢轻举妄动,立即派人沿着原路返回向费萨尔报告,实际上他们被欺骗了,营地内表面看上去是岗哨林立,戒备森严,实际上那些士兵都是身穿铠甲的草人,由于这细雨绵绵的天气,如果不近距离观察,很难发现那站着不动的是草人。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费萨尔才带着大队人马累得像狗一样匆匆赶来。费萨尔其实是犯了兵家大忌,如果这个时候营地内有人,就算只有一百多人,趁着费萨尔立足未稳和体力消耗太大之机突然从营地内杀出来。费萨尔铁定会被杀得大败,那九股联合马匪如果此时也附近杀出来,费萨尔很可能也抵挡不住,只是那九股联合马匪的头领们都不知道营地内已经没人了,他们还指望费萨尔先跟商队的护卫们火拼一场,然后他们再出来捡便宜,实际上这里没有人是傻子,都希望另外两方人马拼个你死我活,自己却能够捡现成的,到底谁能够占到便宜。那就要看各自的手段了。
  
      费萨尔来了之后观察了一下情况,发现营地内果然如先锋报告的一样戒备森严,而且自己的手下已经是人困马乏,此时实在不是进攻的时候,因此下令手下人马生火做饭吃早餐。休息两个小时再行攻击。
  
      费萨尔的人马赶了一夜的山路都没有合过眼,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显然是不够的,不过费萨尔也知道他拖不起,落魂涧的山路被堵了,他和这帮手下马匪们抢到货物之后还要从原路返回,如果不想另外九股联合马匪找麻烦,就必须尽快抢到货物离开。
  
      费萨尔完全不用担心是否能够抢到货物。这片货他是抢定了,这次他带了九百人,以他现在的兵力,在数量上是商队的五倍,要消灭商队是轻而易举的,他担心的是另外九股联合马匪的动向。
  
      在来之前他得到消息说这九股联合马匪已经对商队动手了。但是现在看来商队完好无损,那么那九股联合马匪去哪儿了?难不成自己得到的消息是假的?还有另一个可能性,那就是那九股联合马匪已经对商队进行了攻击,但是失败了而且损失惨重,最后退去。这种可能性小到了极点,试问九股联合的马匪怎么可能会拿一支商队没有办法?这不可能,费萨尔自动排出了这种可能性。又或者说那九股联合马匪已经抢到货物,而这营地里的人都是他们假扮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他去攻击,然后他们的大部主力再从旁边突然袭击?
  
      想到了第三种可能性,费萨尔顿时额头上直冒冷汗,如果九大山寨的那些马匪头领们是打的这个主意,他们的用心也太险恶了,自己和手下这些人很可能全部栽在这里,他当即命令手下的一支骑兵队四散开来侦查周围的情况,凡是可疑之处都不要放过,一旦发现敌情立即上报。
  
      费萨尔的侦骑散开进行侦查指挥,躲在西南小山丘上的秦东等人顿时将心提了起来,他们距离营地并不远,不到两公里,站在山丘顶上能看到营地内的大致情况,如果他们被费萨尔的侦查骑兵发现他们的藏身处,秦东的所有布置和安排就全部白费了,而且他们还有可能被堵在山丘上,很有可能会全军覆没,秦东想到这个后果,立即命令山上任何人一个都不能有所丝毫动作,每个人都要看牢自己的马匹,决不能闹出一丁点动静被费萨尔的侦查骑兵发现。
  
      九大山寨的人马已经撤离到侦查范围之外了,以霍姆为首的马匪首领们自然清楚费萨尔的行事风格,他们将主力人马全部带走,只留下十几个人隐藏在暗处观察,随时报告费萨尔的一举一动,只不过这些人也要小心翼翼,费萨尔的侦查骑兵可不是吃素的。
  
      没有侦查到任何敌情,这让费萨尔送了一口气,但他依然没有撤回侦骑,而是让他们继续在警戒范围内巡逻,一旦出现敌情马上上报。
  
      吃过早餐又休息了一个多小时的马匪们被费萨尔组织起来了,他准备对营地发起攻击,第一波攻击为三百骑,这里面有一百人是他的直接手下马匪,小头目的名字叫诺恩,另外两百人是其他二十六山寨的人马拼凑而成,这三百人以诺恩为头领。
  
      三百骑兵在诺恩的率领下乱糟糟地向营地冲过去,这些马匪们冲锋时嘴里发出奇怪的吼叫声,试图凭借这些呼叫声震慑敌胆。
  
      在骑兵的脚步下,几百米的距离很近,几个呼吸之间就冲到了营地近前,诺恩非常兴奋,他以为营地内商队护卫们都吓傻了,他手下的骑兵都冲到了近前,而那些商队护卫们却还是无动于衷。难道这些人还想等他们冲进营地再动手不成?恐怕到那个时候晚了吧?
  
      “二郎们,随本大爷杀进营地,杀光他们!”诺恩一边策马冲刺一边高声吼叫。
  
      他手下的马匪们也都大声呼应:“杀,杀呀!”
  
      诺恩和他的手下马匪们像一股飓风一样。马匹冲到营地最外围之后腾空而起,轻而易举地越过了那并不怎么高的大板车冲进了营地,在马匹还在腾空的时候,诺恩一刀砍向板车后面的一个商队护卫,像砍豆腐一样很轻易的就将那头颅砍了下来,诺恩顿时一愣,这是怎么回事,人的脖子就算不怎么结实,但刀砍在上面的感觉肯定不是这种感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